女權會

會訊專題: 關於墮胎-聽聽他們怎麼說(二)

編輯部整理  

# 前言:

  在61期中,我們已經看過醫師、婦女團體及家長們對於人工流產的的看法與想法。在本期中,我們希望藉由不同女性對於自身經驗的陳述,讓大家聽一聽不同的聲音,藉此,希望大家能夠瞭解,墮胎的問題其實它所牽涉的包括了男女情慾、性知識、男女角色及社會文化等問題,尤其它與我們的「避孕」文化有相當大的關係,實在不是「該不該」這種簡單的是非題就能解決的。

手術之後,我並不後悔把小孩子拿掉,我一直在想:為什麼是由女生來承擔這些事情?這件事對我的意義又是什麼?

# 婦女A:

  我墮胎了五次,婚前與婚後都有,在這幾次的經驗中,第一次與最後一次的感受是最深刻。第一次墮胎的經驗是在我16歲那年,那一次會發現自己懷孕,是因為我的經期晚了,我是一個月經很準的人,所以當月經沒來時,我就猜想我懷孕了,買了驗孕劑證實我的確懷孕了。知道自己懷孕後,我就告訴了我的男朋友。我的男朋友是當時人家說的「歹子」,不過我很驚訝他竟然會告訴他的父母親關於我懷孕的事情。當他父母知道後,有一天他父親不知從那堮酗F一包藥給我吃,現在回想起來那應該是「事後避孕丸」,不過因為「事隔太久」,可想而知當然是沒有成功。接下來我男朋友與他的家人就四處探聽可以作手術的診所。手術那天是我男朋友陪我去的,錢則是他父母出的,手術前,醫生先作內診,並告訴我男朋友他要注意些什麼事情,包括像發炎、糜爛等,也有告訴我們手術的過程。之後,就直接動手術。我是全身麻醉後用月經規則術的,所以手術期間並不感覺疼痛,疼痛反而是在手術後麻藥退了才開始。手術完後打了營養針,我男朋友就帶我回他家,他媽媽還煮了豬肝湯給我喝。整個過程我男朋友一直都在我旁邊,我覺得那種被支持的感覺很重要。手術之後,我一直在想:為什麼是由女生來承擔這些事情?這件事對我的意義又是什麼?我並不後悔把小孩子拿掉,因為那時我還年輕,如果我把小孩子生下來才是一種不負責任的作法,我想的是:避孕的責任問題。為何是由女性在承擔後果。那時由於比較保守,有關避孕的知識不像現在這麼容易取得,保險套也不容易拿到,我只能透過朋友間的談論或一些書籍來瞭解,相較之下,我男朋友對這方面的知識就很缺乏,還要我教他。在這次墮胎手術後,對於避孕的方法,我會比較注意,不過那時後,保險套並不容易拿到,所以我就使用「安全期」避孕的方式。

  婚後,我也墮胎過幾次,主要原因是因為小孩子隔太近了,我和我先生都覺得,這樣對小孩不好(小孩身體會比較差,也無法好好照顧他們),對我的身體也不好,所以就決定把它拿掉。我記憶最深刻的最後一次墮胎,因為那次是我自己去找密醫墮胎。其實那次知道自己懷孕後,我與我先生都同意將小孩子拿掉,不過那時後我先生比較忙,再加上優生保健法規定必須要先生簽字同意才能手術,所以我先生就說要我配合他的時間。我一聽,心裡很火,覺得為何要我配合你,小孩是在我肚子裡長大,應該是你要配合我才對。一氣之下,我就自己去找密醫動手術,到了醫生那兒,醫生知道我是有夫之婦,就說要通知我先生比較好,我跟他說,要打你自己打,結果當我先生接到電話時,他嚇了一跳,他沒想到我會自己跑去拿掉。這次的手術經驗讓我相當不愉快,因為之前的手術,都有人陪著我,可是這次,我一醒來只有自己一個人,那時我覺得好孤單、好無助,雖然我先生後來也有趕來,不過當醒來的那一煞那間,我覺得我好想哭。這次墮胎之後,我先生決定去做結紮手術,其實在拿掉最後一個小孩之前,我們就決定要結紮這件事了,只是一方面因為我先生工作忙,另一方面可能也是他心理還有障礙吧,所以一直沒有付諸實行。作完這次墮胎手術後,我花了很多時間與我先生作溝通,我還威脅他,如果他再不去作手術,我就要自己去作結紮,我先生可能也因那次的經驗吧,他終於去作了手術。

  結婚前與婚後作墮胎手術的最大差別大概是:結婚前我的父母並不知道我墮胎這件事。不想告訴他們不是因為我與他們的關係不好,我也知道若他們知道我懷孕的事,還是會讓我去墮胎。反正就是覺得我自己可以處理好,沒有必要告訴他們。反而是結婚後,因為要將小孩托他們照顧,變成家裡的成員都知道我去墮胎這件事,雖然媽媽還是會念說:墮胎對自己身體不好,可是這件事好像就變得是可以跟家人討論的了。至於身體是否有變差,我是沒有感覺,我也沒有說在墮胎後怎麼去特別保養,還是像平常一樣。回想過去自己的這些經驗,我是抱著正面、肯定的態度,因為我覺得,每的決定都是我有想過,也是我所想要的, 我不覺得墮胎是所謂「謀殺小孩」的說法,那時的它還只是一個受精卵,說的直接一點只是一個精子與卵子的結合,如果這樣都算是殺害生命,那我們不是每天、每個月都在謀殺生命嗎?我倒覺得這是一對於生命負責的態度,如果我無法好好照顧一個生命,我為什麼、憑什麼把他生下來。

如果我無法好好照顧一個生命?這才我為什麼、憑什麼把他生出來?是一個對生命負責的態度。

# 婦女B:

  我在24歲那年懷孕了,對於避孕的事,我一向很小心,我是使用安全期計算方式加上保險套。那次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覺得我就是懷孕了,與一般人是月經沒來才知道的情形不同,買了驗孕棒證實我真的懷孕了,到婦產科檢查已有二星期的身孕了。確定懷孕後,我考慮了很久,也和我的朋友商量,最後還是決定將它拿掉。那時我才24歲,剛出來工作,經濟不穩定,我連養活自己都有困難,何況是一個小孩子。除了經濟因素以外,我也還沒有做好準備當一個媽媽,我無法想像整天在家照顧小孩的情景。決定墮胎之後,我自己就開始找醫院,剛開始我們有去大醫院,不過覺得她們的態度很差,後來找了一家私人診所做流產手術。流產手術那天是我男朋友與兩位朋友陪我一起去的,整個過程我覺得還好,沒有什麼不舒服。隔天,我大量出血,所以又回去診所看。這次的感覺真的很糟糕,在問診時,當我在告訴醫師情況時,醫生還一邊與另一位病人聊天,談他的小孩、家庭,那種感覺真的很差,妳相信嗎?他從頭到尾都沒有看我,好像要生小孩的女人才是女人,來墮胎的女人就不是人,而且醫生在做內診時,整個過程相當粗魯,好像在裡面挖什麼東西的感覺。複診完回去以後,不正常出血仍沒有改善,第三天因為我男朋友要上班,他就要我自己去做覆檢,那天我走到診所門口,不知怎麼搞的就是走不進去,後來我就一個人在街上遊蕩,一直到晚上才回去。第四天我男朋友才又押我去看醫師。

  第二次墮胎是去年的事,這次我拖了很久才去做手術。當我發現懷孕時,我第一個念頭是:我不要再去婦產科了,因為第一次的墮胎經驗實在是很糟糕。所以我想把他生下來。那時候,我的工作蠻穩定的,與男朋友的感情也很好,因為這樣想,所以胎兒一直到一個半月了才去找醫師。去找醫師主要是我男朋友建議的,在我男朋友得知我懷孕後,他非常的高興,但他卻感受不到我有同樣的興奮,那時我整個人就是昏昏沈沈的,不曉得自己在幹嗎,可能是他查覺到我的不對勁!所以就問我要不要去找醫生照超音波。我們找的診所是在我們家巷子前的一家婦產科,一進去醫生做完超音波,就跟我說孩子已經一個半月了,再大就不好處理了,問我要不要拿掉,當天我就馬上做手術了。手術時,我記得有一位護士直到我麻藥發作睡著前,她都很親切的跟我說話。這次的手術很乾淨,之後並沒有出血的現象,至於醫師的態度怎麼說呢,就是沒有態度,妳感覺不出他的喜怒,反正他就是把妳當一個病例在處理,這樣對我來說感覺反而比較好。我流產的事家裡人並不知道,其實就連我的交友狀況,他們也不太清楚,可能是自己獨立慣了,很多事情就是自己把他處理好就是了,自己的行為自己要負責嘛!經過這兩次的流產手術,對我最大的影響大概是:以前上婦產科醫院對我來說,是沒什麼的事,就連第一次決定墮胎時,我都沒有什麼太大的感覺,只是覺得應該要這麼做,可是經過第一次的墮胎經驗之後,我變的很抗拒上婦產科醫院這件事,如果非不得已一定要去,我也一定要人陪。一直到現在,只要回想起來第一次墮胎的經驗,我就覺得很不舒服。而且經過這兩次墮胎手術之後,我很清楚的知道我並不想當母親這件事,所以結婚後,我先生就去結紮了,我今年26歲。

# 編後語:

  在這次的專題中,我們聽到了醫生、婦女團體、媽媽與當事女性的說法及想法。很可惜我們未能訪問到當事者的另一方:男性的聲音。如果妳(你)願意與我們分享你人工流產的經驗或想法,請傳真至:25326732(註明投稿用)

(前頁…….)

女權會
    台北市大直街一號
    TEL:02-25323641 FAX:02-25326732
    E-mail:tapwer@gcn.net.tw
    婦女健康支持服務專線:02-25323643
    青少女健康熱線:02-25330300
    健康專線網路信箱:hotline3@tpts7.seed.net.tw
歡迎小額捐款 劃撥帳號:18454889 戶名:台北市女性權益促進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