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權會

會訊專題:BRAVO!小紅帽的勝利!!
評析台灣高等法院九十年上易字第二六五號判決

吳美惠 律師(台北市女性權益促進會 理事長)

#前言

  幾天前又眼見新聞媒體的無所不在,這一次是關於一年前林口長庚醫院醫師「沈青華」對其所屬麻醉部之護士「性騷擾」案件,在歷經第一審法院判決醫師「沈青華」應賠償該名被害護士新台幣四十萬元,第二審法院在維持原判之外,還多判賠五萬元,本件案件已經不得上訴而確定。令人意外的是,在沉寂年餘之後,這件案件被害人竟能夠獲得勝訴,好奇之餘,連忙上「司法院」網站抓下判決內容,仔細端詳拜讀判決理由並看看法官名字,不禁莞爾一笑!其中因為架構被害人勝訴之論斷及理由中,曾經是我擔任台北市女性權益促進會理事長後,在多次醫療院所的性騷擾巡迴座談中所建議及極力推廣的,所以,迫不及待的撰下此文。

  

#原告即被害護士主張性騷擾的經過

  被害人楊女與沈青華醫師係同屬林口長庚醫院麻醉部之護士與醫師,但是自民國87年4月起沈青華醫師連續利用職務上之便利,或以手撫摸其背部,並滑行至肩部掐揉肩頸部等部位;或強拉楊女之手並言語騷擾「懂不懂?妳要請我吃冰?」「那讓妳摸回來嘛!」等;或撫摸楊女之臀部,並以「碰一下就鬼叫鬼叫!」、「妳講話給小心點!」等言語。

  

#被告即沈青華醫師之抗辯

  伊並非故意碰觸原告身體,原告並須証明伊有故意碰觸原告身體之騷擾行為,並認為原告所傳喚之証人均未在場不足以為証。

  

#第一審及第二審法院判決

  法院於審理中向長庚醫院調閱「人事案件反應單」,就其中反應事項欄中之記載「自八十六年起,陸續有同仁表示,在醫師沈青華的房間內,常被其不小心的搭肩撫摸或碰胸部、或摸臀部,雖表明不喜歡此舉動,但仍遭其不小心碰觸,導致上班情緒低落、精神緊繃,不堪其擾。---」且更依據長庚醫院於性騷擾的資審會調查報告中相關証人之証詞,認定原告所主張的三次性騷擾行為中其中一次足資証明,而因為被告曾經書立「保証書」雖然証人未親見性騷擾過程,但其他護士確實有見到原告楊女因遭觸摸臀部而哭泣,而認為成立二次性騷擾。但認為其他言語上騷擾或強拉楊女之手的行為,或是因為楊女在麻醉過程中因脕力不足插管未插好而有強拉原告楊女之手:或認為「懂不懂?妳要請我吃冰?」「那讓妳摸回來嘛!」言語上縱屬真實,亦屬於被告接替原告麻醉插管後所為之俏皮性話語,縱有輕挑之情形,尚非屬性騷擾。並認為被告於未得楊女之同意而碰觸其身體之背部、頸部、肩部、臀部之行為,然於社會上名譽評價受減損者,應為故意撫摸他人身體之被告,並非被撫摸者之原告,而認原告之名譽權並未受損。

  

#性騷擾的法理定義不明

  一九八六年,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在著名的Meritor Saving Bank, FSB v. Vinson一案中,採用Catherine Mackinnon所提出之理論,認為性騷擾係一種性別歧視,而可分為交換條件式之性騷擾(quid pro sexual harassment)及敵意環境性騷擾(hostile work sexual envronment harassment),爾後更陸續見到更多判決予以表示意見;但在台灣這個判決中,我們並沒有看到台灣的法官能夠以智慧在個案上創造出首件判決中對「性騷擾」的一個法理上之定義,雖然法官仍然在判決中仍然認為撫摸身體及臀部等之行為,乃是性騷擾,惟此是緣自身體自主權及「人格尊嚴」所延伸,但是對於因為「性取向」(sexual orientation)或具有性本質之特徵,均無提及,使得吾人暨求「法官造法」能有一進步之見解些許落空。

   而遺憾的是,法官對於身體上之碰觸行為在整件採証上似乎願意寬容的採信証人及原告陳述,但是對於言語上仍有一些偏差之謬誤,例如:「言語上縱屬真實,亦屬於被告接替原告麻醉插管後所為之俏皮性話語,縱有輕挑之情形,尚非屬性騷擾。」並且以嚴格証據法則認為「原告未舉証以實其說」,其中可以窺出法官心態似是認為言語上反正沒有受損失,但身體上被觸碰到是受損失的,吾人看不出同一証據就言語上及身體上騷擾採証寬嚴是為何故?但是,就實証上而論,無論是基於性所為的言詞上要求或言詞上的個人評語,言語上的騷擾其實也能夠成為性騷擾,只要是「違反當事人意願、具有性本質」,因此,就此點而言,法院判決仍有不足之缺憾!

  

#調查報告的重要性

  吾人在此案上可以看到,被害人楊女其實在訴訟前早有向其服務之長庚醫院申訴過,其中亦經過協調,曾經由該名醫師書立「保証書」承諾向其不當行為致歉,但是該名醫師仍然再犯,且經其人事調查報告,亦記載有其他護士亦曾經反應過遭同一名醫師騷擾,法院乃依據此機關所為之內部調查報告或記錄,而採為判決依據。

   吾人每次在代表女權會對外為性騷擾相關法律議題之座談中,均鼓勵各機關或民間企業能夠設置一個處理性騷擾之專責機構,專門受理員工遭遇性騷擾的一個申訴管道,也鼓勵如有被騷擾之被害人亦應立即反應或隨手詳細記載事件經過、發生時間及地點等,如此對於將來在訴訟上之主張及証據均有助益,令人擔心的總是會有一些被害人隱忍不發或是一些企業為息事寧人而不處理,否則通常一個好的機制在受理申訴後,均應有訪查等查証過程,亦應有騷擾人之矯正或糾正決定,否則等到無以計數之事件如有一件事態嚴重而爆發,或經由媒體報導而施壓,均非屬正確發展方向。

  

#結語

  雖然「性騷擾」是一種「性別歧視」,仍有一些人持著「未必」的看法,但是我們可以觀察到性騷擾在目前社會所聽到行為者多為男性,被騷擾者多為女性(馮燕 1992以全國隨機抽樣研究發現在1316位受調成年女性中,四成以上糟過職場性騷擾);因此性騷擾議題應該被社會再度廣泛重視,也因為法律漏洞,實亟需立法通過;不過在有立法前,仍然希望目前已經或尚未成立的委員會或調查小組,能有更專業之調查知識,並且建立傳承及累積制度,期能透過自主性的組織及時厄止大野狼的犯行,以謀求符合公義原則之實踐。

  

 

女權會

台北市大直街一號
TEL:02-25323641 FAX:02-25326732
E-mail:tapwer@gcn.net.tw
婦女健康支持服務專線:02-25323643
青少女健康熱線:02-25330300
健康專線網路信箱:hotline3@tpts7.seed.net.tw

歡迎小額捐款 劃撥帳號:18454889 戶名:台北市女性權益促進會